2022年09月26日 

浙江日报 数字报纸


第12版:婺江潮·理论周刊

“三中心三高地”: 内陆开放外延与深度的十字展开

陈伟良

随着我国区域格局与开放形势的转变,“内陆开放”愈发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。与沿海地区开放相区别,内陆开放更要着重在整合全球要素与资源、创造比较优势、创新贸易方式、加强国际交流合作等方面积极探索,打通内陆对外开放通道,进而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,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。这是历史使命,也是时代课题,更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“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”的重要战略部署。

《金华县志》以金华为“居中驭外、形势巩固”的“浙东重地”,揭示了金华区位发展的先在条件。市委八届二次全会为金华高水平建设内陆开放枢纽中心城市锚定“三中心三高地”的任务目标,乃是对金华“居中驭外”新格局的现代性诠释。所谓“三中心”,即把金华建设成为“全球贸易枢纽中心”“综合交通枢纽中心”“现代物流枢纽中心”。总体而言,“综合交通枢纽中心”是基础,旨在利用水陆优势,构建“四枢双环、双向联动、米字辐射”格局,绘制囊括海、陆、空内在的全方位基础网,搭建辐射长三角地区的快捷衔接通道;“现代物流枢纽中心”是发展,依托逐渐成形的交通网络,以金义联动发展为主轴,深化华东地区大宗商品交易链,开拓义乌小商品市场能效,在“一大一小”齐头并进“两手抓”的理念中,把金华打造成现代物流的策源地、集散地;“全球贸易枢纽中心”是标的,以金华向东,加快义乌国际陆港与宁波舟山港的一体化发展,义甬舟依港出海,已然成为全国最繁忙的海铁联运线路之一;以金华向西,“义新欧”中欧班列依陆出境,横跨欧亚大陆,覆盖欧亚160多个城市。不难发现,金华“内陆开放”的指向,不仅在国内市场,而且要以更加主动的姿态融入国际市场的洪流,实现国内国际的“双向循环”。

需要注意的是,“三中心”固然可以理解为基于交通网路升级与扩张的结果,但这只是手段,或者说“外表”。只有以“内在”持续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,“外表”才能永葆生机。何为“内在”?即是“三高地”:把金华建设成为“科创智造高地”“内陆开放制度创新高地”“国际人文交流高地”,是对金华经济、政治、文化协同发展的要求与正视。产品的创新性保障了“金华智造”持续竞争力,制度的开放性保障了贸易的高效性,人文精神的充盈则保障了对外交流协作的吸引力与自信心。就如同平地起高楼,无论预想得如何高耸雄伟,但能使之站得住脚的,永远是内里地基的稳固与否。打造“三高地”是令金华真正立得起来的根基,正如我们习惯于将城市中最高的建筑视为中心一样,依此“三高地”之指向实施运作,成为枢纽之“三中心”也就水到渠成了。届时,“中心”之义也必然不限于经济、交通等物质发展范畴,更是政治与文化等精神要素的充分显扬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,“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,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”,而金华高水平建设内陆开放枢纽中心城市的最终目标,即是建成共同富裕现代化都市区,此间以“三中心”为表征的经济枢纽中心地位的实现,无非是此最终目标的突破性抓手与战略性举措。也只有将“三高地”与“三中心”的理念合而观之,才能对金华“枢纽中心”的逻辑进路与现实基础有整全的把握。

依此,我们似可描绘出金华现阶段建设的部署与图景,即“三高地—三中心—国内循环—国际循环”的发展步骤,与“内陆开放枢纽中心城市—共同富裕现代化都市区”的发展目标,呈现出“十字展开”的局面:在外延上,以金华为中心,集中力量打造“一轴一廊一带一圈十平台”、重点构建“一枢两港三环八向”综合交通格局,打开“义甬舟”“义新欧”和跨境电商三条通道,不断提升内陆开放功能水平;在深度上,一方面“三中心三高地”的理念深化了金华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与内涵,另一方面“高水平建设内陆开放枢纽中心城市”与“建设共同富裕现代化都市区”之间是一脉相承的,前者是阶段性的举措与抓手,后者是总体的布局与设计,二者亦是遵循“两个先行”的生动实践。

(作者系上海财经大学浙江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教师,博士)